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眉的娇躯一僵,连忙挣脱欧阳志远的怀抱,脸色微红,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们不可能在一起,这会害了你的,我比你大七八岁,我老了!”

    听到欧阳志远的表白,萧眉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但随即消失,又透出一丝慌乱和无奈。欧阳志远感受到了萧眉的细微变化,他知道,萧眉心里也喜欢着自己。

    “不,眉儿姐,这一个月来,你对我的关心、爱护,让我很是感动。你的美丽善良早已让我心动,眉儿姐,你在我心里永远不会老,我……我爱你!”

    欧阳志远慌乱地表达着,一把再次把萧眉搂在怀里,伸嘴就去亲吻萧眉的唇。

    “不,志远,这不可能,别人会怎么说?你还小,我们是不可能的。”

    萧眉的内心极其的慌乱,她猛地推开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被推得后退了几步,看着萧眉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一阵难受。

    是的,自己怎么能配得上萧眉?

    人家萧眉是什么身份?堂堂傅山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副主任医师,自己算什么?一个刚刚毕业,没有任何后台的小医生,自己根本配不上人家。

    可是,自己已经和萧眉缠绵了一夜,萧眉已经是自己的女人,而且萧眉还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对不起,萧院长。”

    欧阳志远垂头丧气地离开萧眉家,坐公共汽车回家。

    今天是周六,自己不值班。

    公共汽车在文化街停下后,欧阳走向文化街的古玩市场。自己的家,就在古玩市场的最西头。

    周末的古玩市场,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无数人都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情,拥挤在古玩摊位前,梦想检漏发财。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小地摊上的东西,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检漏的机会极少,过去的时候,还能见到一些真东西。

    自己从小就开始在这里溜达,虽然没有买到过什么国宝重器,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买了不少,那个时候,价格是很低的。

    由于龙海市靠运河很近,江南的很多东西,都能来到龙海。

    最让欧阳得意的是,自己在前几年,淘到了几把明代和清代名家的紫砂壶,其中就有一把明代大家时大彬的鼎足盖圆壶和四个原装配套的紫砂茶杯。

    现在,古玩市场上的明清时期的小玩意,比如白玉戒指、指环、扳指、耳环之类的东西,还是能经常看到的,特别是玉器,已经装满了欧阳志远家里的几个抽屉,过去花钱不多,但都是真东西。

    欧阳志远的父亲,欧阳宁静不光精通医术,而且还精通古董和卦象,这些知识,都被欧阳宁静,一股脑的灌输进欧阳志远的脑袋里。

    过去,每当日子过不下去了,欧阳宁静就带着欧阳志远在原来的老文化街,摆摊给人家打卦相面,来养家糊口。

    可怜一代名医,竟然被逼到靠摆摊糊口的地步。

    欧阳志远慢慢的向前走着,在一个小摊上,买了一副清代白玉耳环。这幅耳环,就送给妹妹娜娜吧,娜娜在龙海中学上高三,今年就要考大学,小丫头又聪明又好学,成绩在整个高三级部,进入了前五名,重点大学估计没有什么问题。

    当他走到一个南方人的摊位前的时候,眼睛不由的一亮,一条由老天珠、松石、玛瑙、琥珀串成的项链,静静的躺在摊位的红布上。

    最让欧阳志远心跳的是,项链下面的吊坠,竟然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玻璃地阳绿老翡翠。这条项链,就混在很多的小件之中,看样子,摊主肯定把这个项链,当做老玻璃了。

    这种冰地艳绿翡翠项链,如果戴在萧眉那修长白皙、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上,更加能衬托出,她那高雅清灵冰洁的气质。

    欧阳志远慢慢的蹲下,强忍住内心的激动,不动声色的拿起另一件现代仿老的玉器,轻声道:“老板,这件货怎么拿呀?”

    欧阳志远故意装着不懂行的样子问道。

    摊主一见来生意了,看到的是一位年轻人,很外行的摸起一块仿古玉器,在用不太熟悉的蹩脚内行话问自己,摊主知道,冤大头来了。

    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在摊主眼角一闪,连忙道:“兄弟,您真是内行,眼力不错,你拿的这块古玉,可是我上星期,在一位老农民手里收的,老农民家里有病人,急等着做手术,等钱用,人家才卖的。”

    欧阳志远知道,摊主在编故事,而且还故意不马上说价,这家伙观察着,准备狠狠的宰自己一刀。

    欧阳志远连忙道:“老板,您说个价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