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健被欧阳志远一拳打得后退数步,半截身子发麻,好像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能动了。

    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敢打人!打的可是外科的主治医师,副主任。

    这小子发疯了吧,这个时候,竟然使用什么狗屁的银针,王健是谁?他可是我们心胸科的副主任呀。

    这时候,所有的护士和医生眼睛都看着院长赵备飞和萧眉。

    赵备飞脸色阴冷的冷哼一声,两眼死死盯住欧阳志远道:“抢救过程有视频,要是耽搁了抢救病人的时间,欧阳志远,你要负全部的责任,就怕赵主任也会受到牵连。”

    虽然欧阳志远是卫生局办公室主任赵坤介绍来的,但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赵备飞也不得不提醒欧阳志远。

    “如果耽搁了抢救,我会负责的!”

    欧阳志远感到了院长赵备飞的强大压力和不信任的目光,但孩子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是活鲜鲜的生命呀,先救人要紧。

    随着欧阳最后一针打进女孩子的眉心,女孩子的呼吸不再急速,渐渐变得平稳,嘴唇有点红晕,脸色不再灰白,恢复了一点血色。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针灸起到了作用,这个女孩子活过来了。

    刹那间,欧阳志远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十几根银针飞回他的手中。

    萧眉和护士们一见女孩子的伤势被欧阳志远神奇的银针控制住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奇而不可思议的神情.

    萧眉的脸上,更是增加了一抹惊喜。院长赵备飞看着欧阳志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针法和女孩子恢复血色的脸颊,眼睛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他知道,这个女孩子有救了。

    对各种事情都极其敏锐的赵备飞,立刻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个绝世奇才。赵备飞虽然学的是西医,但他私下里,对中医也是很有研究的,欧阳志远的针法,绝对是一种极其神奇的针法,竟然能把一个自己都判了死刑的小孩子,救了过来,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扶持这个年轻人,让他为自己所用。

    此时,王健的身形慢慢恢复了自由,他狠狠地盯了欧阳志远一眼。

    “马上手术!”

    萧眉一声低声道。

    女孩子被推进了手术室。萧眉和王健快速的进入手术室。

    欧阳志远刚想跟着进去,但被赵备飞喊住。

    赵备飞刚开始并不相信欧阳志远的针灸技术,但在看到小女孩极其严重的伤情,在欧阳志远的银针控制下,生命特征稳定下来,这让赵备飞感到极为惊奇。身为傅山医院院长的赵备飞,他知道,是欧阳志远的针灸,挽救了这个小女孩子的生命。

    如果自己不是看到这个小女孩子生命垂危,自己也不会跟着进来,就是做了手术,这个女孩子也不一定能抢救过来。

    欧阳志远学的胸科专业,怎么会精通中医的针灸?而且针法是如此的神奇精妙?

    赵备飞知道,外面的孩子,肯定还会有生命垂危的,能多延长几分钟钟的时间,就会给孩子带来生的希望。“志远,外面还有很多生命垂危的孩子,快去救他们!”

    欧阳志远本打算进手术室,学习一下萧眉的开胸手术,但听到院长赵备飞的提醒,连忙道:“好,我马上去。”

    欧阳志远快速的来到急诊科的外面,整个现场哭喊一片,很多的家长和媒体的记者,都赶了过来。

    家长们哭天喊地,记者们忙着拍照采访。

    这里毕竟是正规的区医院,所有的大夫和护士,没有一丝的慌乱,井然有序的接诊了一个又一个孩子。

    “谢诗苒,我要酒精消毒!”

    欧阳志远在给两个孩子进行针灸后,对着一个漂亮的小护士喊着。

    “来了,欧阳医生。”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护士,连忙拿来酒精棉盒子。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银针消毒。

    这时候,几个护士又快速的推过来一个十三四岁、血迹斑斑的少年。担架车上的少年胸脯剧烈的起伏,好像犯了哮喘一般,张大着嘴,两眼瞪得很大,拼命地呼吸,但脸色却憋得紫黑,眼看着就要窒息而亡。

    这更是一个病情极其危险的的少年。

    “快来医生!快来医生!”

    两个护士一边快速的清理着男孩子的上呼吸道,一边大声呼救。

    护士对这孩子的诊断是呼吸道创伤性堵塞。

    这时候,很多的大夫都已经在抢救室和手术室,现场竟然没有一个医生。

    欧阳志远正在给一个男孩子施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