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尸蟞虫对于血腥味极度敏感,那石棺里散发出来的浓郁的血腥味,让那些尸蟞虫瞬间对三胖子失去了兴趣,一大波尸蟞虫,再一次像是潮水般,奔着那石棺涌了过去。

    没有了尸蟞虫的啃咬,三胖子艰难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他的屁股上,腿上,胳膊上,肚子上……全是被尸蟞虫咬出的伤口,尸蟞虫的两颗大颚牙,不仅异常的锋利,并且在啃咬猎物的过程中,会在伤口上分泌一种独特的唾液,一旦被它咬伤,伤口很难愈合。

    “胖子,你没事吧?”

    我急忙冲过去,搀扶着三胖子问道。

    “没,没,没啥事,我皮糙肉厚的被几只虫子咬几口能有啥事,我,我,我的枪呢?马的,老,老子要跟它们拼了!”三胖子颤颤巍巍的伸手想要掏他的枪。

    “你丫的,别逞能了,你弄不过它们的!”我按住他,不让他乱动。

    “他马的,老子不信这个邪!你,你,你扶我起来试试!”三胖子挣扎着,挣脱我的手,掏出他的枪,想要去跟那群尸蟞虫拼命。

    只是,三胖子刚走了没两步,就呆呆的站在了那里。

    “你,你,你快看,那,那,那是个……神马玩意儿?”

    三胖子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手指着石棺的方向,弱弱的问道。

    我缓缓转头,沿着三胖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个身材精瘦的青年站在石棺里,这青年的脑袋上,脸上,身上……沾满了血渍。

    只见那青年,面无表情,脸上白的毫无一点血色,冰冷的像是脸上涂了一层深秋的白霜。高挺的鼻梁,一双淡蓝色的眸子,投射出深邃的光芒,消瘦的脸庞,棱角如同刀刻的一样。

    青年纵身从石棺中跳了出来,那群原本疯狂的尸蟞虫,像是火遇见了水一样,以青年为中心,从那青年的身边迅速散开。

    “这,这,这些尸蟞虫,竟,竟然,害怕这小子?”

    三胖子震惊的喊道。

    一开始,那群尸蟞虫跟那青年,是对峙的姿态,渐渐的,那青年每往前走一米,那些尸蟞虫就往后倒退一米,那青年一双淡蓝色的眸子,怒视着那群尸蟞虫,很快,那群原本趾高气昂的尸蟞虫,一个个的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身体匍匐下去,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三胖子走到一只尸蟞虫的身旁,用脚踢了踢那只尸蟞虫,只见那尸蟞虫的身体,竟然瞬间化成了一堆粉末。

    三胖子站在那里,看着那堆粉末,惊愕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这,这,这也太神奇了……让你们咬我!让你们再咬我!”

    三胖子像是三岁小孩儿似的,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脚猛踢地上那些尸蟞虫,那些尸蟞虫全都一动不动,一踢就碎,瞬间化为粉末。

    “请问这位兄弟,是跟着谁吃饭的?”

    我见那青年丝毫并没有想搭理我和三胖子的意思,于是急忙主动上前,用圈里的黑话,跟他攀谈。

    那青年听到我的话,转头看我一眼,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又瞟了三胖子一眼,却并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身就要往地宫外面走。

    “喂,我们家狗爷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三胖子是特种兵出身,出了名的暴脾气,平时最瞧不上瞧不上他的人,所以,对于那青年的无礼举动,很是反感!说话间,三胖子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伸手,使了个漂亮的小擒拿手,一把抓住了那青年的肩头。

    我基本上没有看清那青年的动作,我只看清了三胖子的身体,像一个铅球一样,在我的眼前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脑袋与两丈之外的大地,完美对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