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小姐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如此的意境,被人破坏,实在扫兴。

    凌水瑶顿时板起了一张俏脸,急匆匆地跑过去,还边跑边说:“谁这么大胆,敢在琅琊阁闹事。”

    林天和大小姐对视一眼,也跟着过去,转过两个弯,不远处忽然没了石阶,两座山峰之间是云雾海洋,一条狭窄的索桥悬在云雾海洋之上,连接两座山峰,这条索桥便是唯一登山之路。

    索桥用几根铁链连成,上面铺着简单的木板,山中的风一吹来,铁链连着木板咯吱作响。比起青霜阁的单锁链,这条索桥看起来要安全很多,毕竟多了木板。

    但其实,这些木板更加危险,谁知道踩上去会不会滑倒,会不会断裂,毕竟天长日久,风吹雨晒的,再好的木也会腐朽。

    不过,再危险也挡不住古武者,特别是古武世家的人,这时,正有几个年轻男女仗剑闯桥,但是被一个执剑女子挡住了去路。

    那些嘈杂的吵闹声,便是年轻男女发出,他们对着执剑女子发出不满的声音,趾高气扬。

    林天扫了一眼,发现年轻男女中竟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只不过,不是什么老相好,而是仇家,因为,司徒御风和司徒若菱便在其中。

    想当初在青霜阁,林天不但教训了司徒若菱,还破坏了司徒御风的婚事,这家伙想娶大小姐,试图骗取冰魄项链,林天也一并破坏了。

    可以说,林天打碎了司徒家修复泣雪剑的计划,成为了司徒家天大的仇人。

    看到这对兄妹,肖家姐妹和凌水瑶都冷下了脸,三女和司徒家也有矛盾。

    “堂堂司徒家子弟,在我琅琊阁喧哗,家教何在?”凌水瑶一上来便是质问,一点都不给面子。

    世家子弟最怕别人说没家教,几位年轻子弟一听,顿时拉下脸,特别是司徒兄妹。

    司徒若菱皱起眉头,冷冷道:“是你,凌水瑶,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别以为仗着一个先天中期的姑姑,便可以目中无人,有本事,我们古武大赛上讲,看我不把你打成猪头。”

    “我凌水瑶仗着谁都比你们骗婚好,为了冰魄,真是脸都不要了。”凌水瑶哪里肯吃亏,立刻回击,而且一下点中了司徒家的痛处。

    果然,司徒御风和司徒若菱脸色一下变了,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发火,便看到林天几人走过来。

    兄妹俩看到林天和大小姐,脸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愤怒,不甘,甚是复杂。

    “林天,你果然出现了,我要你好看!”司徒若菱可没有那么好的定力,想起被林天绑起来的事情,心中的怒火顿时无限放大。

    林天却像事不关己一样,淡淡一笑:“好看,好看,我当然好看,这还用你说,大小姐,二小姐都可以作证。”

    明显故意歪解,还如此自恋,肖家姐妹听了,顿时妩媚地白了他一眼。

    “你……”司徒若菱气地一滞,感觉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那种不着力的感觉,十分难受。

    “你什么你,信不信我绑你起来,脱光了,丢到朱雀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