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傅念用了大概一周的时间处理好了律师事务所的事儿。

    在原先就职的员工里,筛选出来一个最有能力的人作为律师事务所在柏林的负责人。

    其实当初来柏林也是为了求学,根本就没有打算在柏林长期待下去。

    后来也是因为温子阳的原因才留在这儿。

    如今和温子阳离婚,傅念想要尽量避免一切和温子阳的接触。

    包括留在这儿……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傅念不确定景洛在外面逗留了多久了。

    长期在柏林逗留……不管景氏的事儿,也不见得是个长治久安的事儿。

    毕竟作为执行总裁,景洛肯定是必须留在K市。

    而自己留在柏林,很显然,景洛一定会跟随自己自己的。

    ……

    一周后,傅念坐上了回K市的飞机,意料之中,自己落座后没多久,景洛就入座到了自己的身旁。

    傅念勾唇,并不需要通知景洛,景洛一直如影随形。

    就是这般的笃定。

    面对景洛的时候,自己总是会有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和自信感。

    “你知不知道确定你的座位,然后订你身边的位置,起初的时候,我并没有订成功……”

    听着男人有些幽怨的语气,傅念忍不住轻笑出声。

    “然后呢?”

    “然后我联系了购买你身边座位机票的人,在得到了她同意之后,黑了航空公司的系统,将我们俩座位的信息进行挑选。”

    傅念:“……”

    这个……似乎是有些复杂了。

    傅念强忍住唇角的笑意,挑眉道:“抱歉……”

    “早饭吃了嘛?今天的航班比较早。”

    傅念:“……”

    这个大傻瓜。

    还在这儿关心自己吃早饭的事儿。

    傅念闻言心里暖了几分,强忍住唇角的笑意,轻声道:“没有……准备吃飞机餐,要一起嘛?”

    “这倒不用,我自己准备了早餐。”

    说完,景洛将自己准备好的早餐拿了出来。

    傅念见状伸出小手直接从男人的手中将爱心饭盒夺了过来。

    “见者有份,这份算我的吧。”

    景洛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带着几分宠溺的笑意。

    “嗯。”

    ……

    不得不说,景洛的手艺还不错,傅念觉得相当可口好吃,胃口极好。

    不一会儿,爱心饭盒里的美味就被傅念吃完了。

    景洛则是吃了飞机餐……

    本来这爱心早餐就是为傅念准备的,里面全部都是傅念喜欢吃的。

    傅念有些瞌睡,依靠在景洛的肩头,就听到男人略微埋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想回来的话坐私人飞机,更舒适一点。”

    傅念闻言上扬唇角,挑眉道:“你不是说了,你现在还是在追我的阶段,刚追我,就直接坐你的飞机,岂不是太主动了。”

    “……”

    景洛眸子里闪过一抹亮光。

    傅念则是继续靠在男人的肩头,轻声道:“别乱动,好困……”

    “好。”

    景洛眸光深邃了几分,实在是好久好久了,傅念没有靠着自己的肩头睡觉了。

    如今看着女人靠在自己肩头睡觉,那感觉……相当的有满足感。

    相当的温馨。

    ……

    8个小时后。

    傅念在这期间辗转睡了几个小觉,醒来的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