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景洛花了三天的时间参观了傅念就读的大学。

    三天的时间想要弥补失去的三年,很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再往后……

    很自然就得接触到三年前的那场车祸了。

    景洛蹙眉,对此,自己是自责的。

    早在傅念来柏林求学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安排人保护傅念的安危,不能让她接触到任何危险的事物。

    如果没有温子阳,后果不堪设想。

    ……

    景洛特地派人去警署的调查科将车祸的资料全数给调了出来,方便自己了解当年的事故真相。

    景洛坐在警署休息室的沙发上,双腿叠放,看着手中的车祸资料。

    肇事司机当场死亡。

    景洛薄唇抿起,迅速的开口道:“对方是否存在饮酒驾驶?”

    “尸检结果没有查出来。”

    “嗯,对方驾龄呢?”

    “十五年了。”

    “嗯。”

    景洛蹙眉,车祸发生的走道并没有施工,或者是转角等位置。

    总之……车祸发生的比较出乎意料。

    因为肇事司机已经死了。

    那么一切就无迹可寻了。

    “对了,景先生,这一场车祸啊,其实当年也曾经作为重要的事故,因为导致了三个人死亡,其中两名死者更是温家人。”

    警署的负责人用流利的德语道。

    景洛精通多门语言,听警署的人这么一说,当下蹙眉。

    “三个人?”

    “是啊,肇事司机,还有温家老夫妻俩。”

    景洛闻言脸色微变。

    “不过当初这件事儿,被温少爷压下了,主要是压下了温家老夫妻俩的死讯,温少爷似乎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应该是担心温老先生走了,影响温家生意吧。”

    景洛:“……”

    景洛蹙眉蹙得更深了。

    温子阳这么做,并不是担心影响温家的生意,而是担心傅念知道。

    “嗯。”

    景洛攥紧手中的资料,神色紧绷,薄唇抿起。

    警署的负责人则是不明白为什么景洛的神色变得如此深邃了。

    “对了,景先生,这个案件有什么问题嘛?”

    “最后结案的定论是什么?”

    “意外……”

    “嗯,我怀疑并不是意外,首先,肇事司机的驾龄不算短,另外……路段,饮酒等客观因素均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顿了顿,景洛继续开口道:“既然已经结案,对于温家也是不小的伤害,没必要再继续追查下去了,毕竟……肇事者死了,温家也失去了双亲。”

    警署的负责人闻言一惊。

    自己的确是没有想到那个层面。

    实在是……诧异了。

    “好的,明白,景先生。”

    “嗯。”

    景洛点头,豪门之中的破事并不算少。

    有的时候报复性的事儿更是层出不穷。

    其实自己大可以让这个案件背后的一些事儿水落石出。

    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无论是这场车祸,温家连累了傅念。

    又或者是救傅念导致了延缓了温家人救治的时间等等。

    总之……悲剧已经酿成了。

    没有必要在穷追不舍了。

    景洛蹙眉,目光越发的深邃了几分。

    傅念,这就是你坚持留在温子阳身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